《我想跟你好好說話》|Ep.3 最簡單的最難處理,說出客觀事實

by Kelly Guo
356 views

這是這本書的第三篇心得,我卻想回過頭討論開始我覺得最不需要交代的,因為我認為討論感受與需求是我當下最有感的話題,且當時我淺見的認為「觀察」是最容易的第三方行為。

然後我發現,我錯了,在我練習「說出感受」、「提出需求」的過程中,原來到頭來的源頭最為重要。在談判桌時,往往第一句話就決定勝負的道理。複習四大步驟: 觀察 Observations、感受Feelings、需要Needs、請求Requests 觀察,具體的表達客觀事實。

客觀,是做得到的嗎?

是可以透過練習做到的。觀察就是,具體的說出自己看到什麼、聽到什麼、感受到什麼,完全不帶個人偏見、價值觀與評斷。光是最後兩個條件,我覺得應該可以難倒所有試圖“溝通”的人。

為什麼當一台無感的攝影機,以第三方觀察自己與對方的狀態這麼難「如實呈現」呢? 其實就是因為你「在乎」,因為你在乎自己的表達能力、在乎自己的面子。所以我們常常以自己的觀點「覺得」對方應該是「這個意思」,或是我應該已經表達清楚我的意思了。沒錯,你就是會用「應該」、「覺得」、「可能」,但真的是如你揣測嗎?

盧森堡博士曾說,全世界-無論哪個種族、哪種文化,都有兩種不同的人。一種人很在乎「誰對誰錯?」,在人際相處上,這種人常因生活的不如意而耿耿於懷、容易有攻擊傾向。另一種人則不那麼在意對錯,他們追求的是更美好的人生,關心的是該做什麼、說什麼,能讓自己的人生更好。你是哪一種人呢?

我們心裡想著雙贏,往往表現出零和遊戲的思維

我想沒有人不想「雙贏」,但在沒有共識的當下,我們往往只會討論是誰對誰錯,把責任歸屬劃分清楚,甚至會把過去種種「對自己有利的記憶」通通挖出來,把曾經發生的小事情,放大再放大,似乎有許多虛擬觀眾(惡魔)在旁邊幫自己叫囂。你贏了!對,就是讓他難堪。

這樣的結果,是你要的嗎?

作者提到,在遇到人際關係出問題的時候,你通常會採取哪一種機制呢? 「戰」、「逃」、「裝死」、「討好」?還是以上皆非呢。關係是雙方的,往往很可能因為因為另一邊的「無情」、「無感」、「無理」,你選擇了以上的做法,總之就是跟當下無關,我們不是擺著、就是想戰勝、快速解決問題。


觀察的三大步驟練習

01 放下心中成見,平靜觀察事實

很多人不理解「非暴力」溝通這個名稱。因為沒有人願意承認,自己的溝通是暴力的。你覺得自己「很理性」、「好聲好氣」的說話,卻被對方惡言相向過嗎? 反過來說,你是不是也曾因為對方的「一句話」,觸動我們心中的敏感地帶,讓我們渾身不舒服。常常在話裡面,揣測對方是不「話中有話」。因為我們總帶著自己的評論回應對方。「你每次都這樣」、「你好像聽不懂我說什麼」、「你為什麼沒看到我在焦急擔心」、「你為什麼沒發現我工作很累」

02 耐心陳述事實

這個項目的重點在「耐心」。常常你知道對方不是故意忘記,但總是會加諸「你不在意我,所以才忘記」的心態,所以就會給予不耐煩或是責怪的回應。

記得我們永遠有選擇,我們要選擇去爭吵「誰對誰錯」、還是「怎樣能讓自己過得更好」的遊戲?

03 不多說,不冷戰,不擺臭臉

我很喜歡以下的舉例,取自本文: 你可以說你看到我沒做家事,心裡很是失望,但罵我「不負責任」,一點都不會讓我更想幫忙。你可以說我拒絕你的追求,讓你頗為受傷,但罵我是個「木頭人」,不會讓你的未來更有希望。你可以說我做了什麼、什麼沒做,也可以解釋我的話語或行為。兩者我都可以承受,但請勿將它們混合。書中也提醒了很多帶有評論的言論。我覺得都舉例得非常好。 。評論:你早上對我都不理不睬的 。

觀察:你早上出門沒有跟我說再見 。評論:你就是看我不順眼 。觀察:昨天我聽到你說我很討人厭捫心自問,自己是不是很常說出「帶有評論的觀察」呢? 我自己先舉手了,修煉中。這邊舉例每次我媽媽問我手機的功能時,我總是不耐煩的說,「我上次不是說過嗎?」、「你怎麼每次都沒有記得」。

我應該可以算是經典案例了。 經過這個觀察的洗禮,我選擇耐心的分享給我媽媽怎麼使用,因為我“選擇了”「讓他學會」的這個結果,這讓我們過得更好的選項。否則,未來甚至會導致,媽媽不再問我問題,因為他知道只會換來惡言相向,這個我不希望面臨的結果。(切記:態度態度態度,沒有人會客氣的對攻擊自己的人!)記得了,兩人說出口的第一句話最重要,因為這句話的出場往往已經告訴我們結論會落在什麼地方。只要第一步的方向對了,合作的友善溝通就在不遠處。(賴佩霞)


– 書籍:《我想跟你好好說話》

– 作者: 賴佩霞

– 推薦閱讀:五顆星如果你喜歡我的推薦,也喜歡這本書,可以點擊博客來推薦連結購買唷!

我將收到你的2%回饋金,作為我寫作的小小鼓勵。 博客來購買連結

0 留言

你可能也會喜歡...

留下你的想法